喻文波 如果重回15岁还会选择电竞

  一个千禧年出生的孩子,脸上还带着稚气,但却有着超越年纪的成熟。15岁时成了拥有9个高分号的人气主播;17岁时成了英雄联盟职业联赛(LPL)最年轻的世界冠军,他就是喻文波(ID:JackeyLove)。来到新战队TES不足一个月,他便带队冲进春决舞台。喻文波说,如果重新回到15岁,他依旧会选择电竞路。

  5月2日,LPL春季赛决赛,TES战队惜败于JDG战队,喻文波与冠军擦肩而过。赛后回到休息室,战队5人都很遗憾,郁闷地复盘比赛。“刚刚那一波如果做得更好一点,可能就赢了。”身经百战的洪浩轩(ID:Karsa)说。

  喻文波安慰着同龄人卓定(ID:Knight),“没事儿,不就是个春季赛吗?我们之前(在iG战队时)春季赛18连胜,最后也遗憾没进决赛。一次比赛不代表什么。”

  早在赛前,战队成员就约定赛后聚餐,但因为憾失冠军,大家都沉浸在失落中。喻文波主动问工作人员,接下来去哪里吃饭。在当晚的聚餐中,喻文波说了很多逗大家开心的话,希望队友们尽快从失败的影响中走出来。

  喻文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他赛前做了两套预案,所以对结果没有太过失望,“每个比赛肯定都想拿冠军,如果没有拿到的话,也只会感到很可惜,然后告诉自己下次继续努力。”

  就像喻文波劝卓定的那样,在他打职业的这些年中,最失落的或许就是2018年春季赛。当时,iG豪取18连胜、以常规赛第一的战绩闯进季后赛,但最终只收获殿军。那是喻文波打职业的第一个赛季,他消解失落方式是一顿赛后的聚餐加休息两天。“下个赛季努力就好了。”喻文波更愿意向前看。

  这次春季赛结束后,电竞圈不少声音认为,TES没拿下冠军,喻文波要背锅。谈及比赛的表现,喻文波自评9分,并做了回应,“我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,不曾怀疑过。刚打第一年拿了世界冠军,剩下的(比赛)看缘分。”喻文波表态,虽然不做任何承诺,但一定会努力,“我觉得该拿到的,肯定会拿到。”

  喻文波接触游戏很早。五六岁,他站在表哥身后,看大他十岁的表哥玩。慢慢的,喻文波也玩起了游戏,但他很自律,为了不耽误学习,只在周末和放假时候玩一玩。父母见状也没有对玩游戏过多干预,只是告诫他不要逃课影响学习。

  2012年,随着英雄联盟(LOL)在国内流行,不满12岁的喻文波也加入进来,很快成为该款游戏中的高手。

  当年中考结束后,父母给喻文波报了个美术班,想要他多学些东西,但喻文波只在画室里待了两天,“画得不好,也没什么兴趣。”正巧,这时直播经纪公司找到了这个在国服榜上有名的小孩子,希望他成为一名游戏主播(注:当时尚未限制未成年人担任主播)。

  2015年,当同龄人还在愉快地过暑假时,喻文波说服了父母,在杭州出租屋里开启了直播生涯。做直播后不久,他成为国服第一,并拥有多个国服排行榜前列的账号。“最多时有八九个高分账号。”喻文波说。

  做了一年直播,喻文波看了很多比赛,“感觉自己能力够打职业,职业选手这份工作也会比直播好玩一点。”带着这份心思,他在多份邀约中接受了iG教练萧强(ID:Chirs)的邀请。

  2016年4月,主播喻文波从大家视线中消失了,他成了一只待飞的“菜鸟”——职业赛场规定选手须满17岁才能上场。他游戏天赋高,没有坏习惯,一年多不能比赛也练就了对待比赛的平常心。“天生的选手。”iG前教练金晶珠曾这样评价喻文波。

  2018年,喻文波终于可以上场比赛了,iG以中国赛区第二的成绩闯进世界赛。在年终最重要的关卡,他站了出来,用“四杀”向世界证明了自己,帮助iG夺得中国战队第一个英雄联盟项目的世界冠军。喻文波当时非常兴奋,扛着奖杯大步走回后台,“奖杯很沉,肩膀有点疼。”

  2019年,iG战队在世界赛4强赛中输给了后来的冠军FPX战队。今年年初合约到期后,喻文波并未与iG俱乐部续约。

  因疫情影响,他在湖北黄冈老家隔离了3个月,期间没出过门。每天12时左右,喻文波被家人叫起来吃饭,次日凌晨1时左右睡觉。他并不觉得生活枯燥,因为每天的时间都是在召唤师峡谷中度过的。

  “在家时,除了没人交流,跟平常训练差不多。”喻文波说,没有比赛的日子并不心慌,“这让我有了更多的练习机会,为今后上场做准备。”

  4月3日,喻文波加入TES俱乐部。如今加盟新战队一个月,喻文波和新队友已经混得很熟了。他和洪浩轩、卓定本就是老熟人,和白家浩(ID:369)等人的年龄也差不多,几个人很快就打成了一片。在喻文波看来,队友们的性格都比较温和,很好沟通,“感觉他们挺孩子气的。”俱乐部工作人员对这名新援很放心,“与队里其他孩子相比,喻文波成熟很多、脾气也好,完全不用人担心。”

  加盟TES后,并没有影响喻文波与iG前队友的“革命友谊”。宋义进(ID:Rookie)曾在直播中爆料,因为衣服相似的缘故,喻文波离开战队打包行李时,直接拿走了自己的衣服,导致无衣可穿,“下次见到要骂他一顿。”

  那场直播结束不久,喻文波就在社交媒体上评论了一番,“老宋的衣服(被)偷了,这波很赚,反正分不清楚。”不久前,喻文波与宋义进约了饭局,还称赞对方越来越帅,“再这样下去要变成宋志龙了。”

  喻文波说,会在电竞这条路上坚持下去,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,“如果重新回到15岁,依旧会选择电竞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